Tag: 世界杯开始时间

21日零时世界杯开踢!

近年来,卡塔尔足球取得了长足进步。2019年亚洲杯,卡塔尔队曾以7战全胜的战绩夺冠。本届世界杯,卡塔尔队坐拥主场之利,不仅有锋线“双子星”阿里、阿菲夫,还有中场核心海多斯等一干在亚洲实力出众的球员。而厄瓜多尔队的世界排名与实力均高于卡塔尔队,队内拥有多名效力于欧洲联赛和美洲联赛的球员。其中效力于英超布莱顿的中场球员凯塞多,甚至被认为是本届世界杯最可能走红的年轻球员。

在已经举办的21届世界杯中,东道主球队从未在揭幕战中败北。而作为世界杯历史上第一个从未有过世界杯经历的东道主球队,被外界视为“史上最弱东道主”卡塔尔队若想小组出线分成为他们的唯一选择。可以想象的主场氛围,以及“东道主首战不败定律”的“加持”,让卡塔尔队有理由期待一个满意的首秀。

从揭幕战到决赛日,从海湾球场的“帐篷”,到卢塞尔球场的“灯笼”,哪支球队可以七战功成捧起大力神杯?是传统豪门问鼎?抑或一匹“黑马”突出重围?

与过往的数届世界杯相比,卡塔尔世界杯并没有一支领跑大热门,被看好的球队都有明显的问题。比如德国队缺少一名强力正印中锋、西班牙队没有绝对领袖、比利时队阵容老化……不少人看好的巴西队,中后卫席尔瓦年龄偏大,两个边后卫桑德罗、达尼洛能力稍逊,在巴西队赢得世界杯的年份,往往都是有阿尔贝托、尤尔金霍、卡洛斯这样的超强边后卫压阵。

在欧洲与南美球队的交锋中,世界杯冠军已经连续四届落入欧洲球队之手,上一次捧得世界杯桂冠的南美球队还是2002年的巴西队,那一次正好是在亚洲举行。

关于世界杯的终极谜底,将在12月18日揭晓。那一天的卢塞尔球场,静候着。

从2026年起,世界杯将扩军至48支球队。尽管此前有将扩军时间点提前的讨论,但最终32强的赛制还是在卡塔尔世界杯上得以保留。

1998年,世界杯参赛球队正式由24支增加至32支。此次扩军,不仅扩大参与度,也从竞技层面保证了其精英赛事的水准。

1998到2018,从英格兰与阿根廷的恩怨情仇,到荷兰与葡萄牙疯狂的“4红16黄”,8个小组,64场比赛,多少经典,长存于球迷的记忆里。从克洛泽的“克氏空翻”,到范佩西的鱼跃冲顶,32路豪强,700多位球员,多少魅影,铭刻在球迷的心中。

在最后一届由32支球队参赛的卡塔尔世界杯上,又会有多少名场面写进世界杯的集锦?

世界杯巡礼之卡塔尔:“史上最弱东道主”能否靠归化创造奇迹?

2022年世界杯创造了太多的第一次——这是第一次在北半球冬天举办的世界杯,是第一次在阿拉伯国家进行的世界杯,也是赛事走向成熟之后第一次让“初哥”成为东道主的世界杯。是的,亚洲球迷或许十分熟悉卡塔尔队,但世界杯的舞台对这支“新军”还略感陌生。一周之后,卡塔尔队就将在本土进行队史的世界杯首演,被称作“史上最弱东道主”的半岛军团又有着怎样的成色呢?

作为2022年世界杯的东道主,卡塔尔队直接进入了世界杯的32强,不过为了保持球队状态,他们还是参加了世界杯40强赛,并且取得了7胜1平的战绩,其中包括双杀十二强赛中压制国足的阿曼队。2021年,卡塔尔队还参加了世预赛欧洲区比赛和中北美金杯赛,以此磨合备战世界杯。

由于本身不是欧洲球队,卡塔尔队参加欧洲区预选赛并不计算积分,半岛军团最终取得2胜3平5负的战绩,击败的卢森堡和阿塞拜疆都实力有限,面对最终进入世界杯的塞尔维亚和葡萄牙则是四战皆墨,丢掉14球且只打进一球,显示出和欧洲一二流强队间明显的差距。

在中北美金杯赛中,卡塔尔队小组赛面对巴拿马、格林纳达和洪都拉斯取得两胜一平,1/4决赛在三球领先的情况下3比2惊险击败萨尔瓦多,半决赛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0比1不敌美国队。从亚洲区40强赛、欧洲区预选赛和金杯赛的过程看,卡塔尔队称得上是亚洲准一流强队,但仍是世界杯层面的“小透明”。

卡塔尔队的主教练是46岁的少帅菲利克斯-桑切斯,他21岁时就在巴萨的拉玛西亚青训营担任教练,2006年回到卡塔尔,加入“阿斯拜尔计划”,从2014年起陆续执教卡塔尔的各级青年队。2017年,桑切斯开始执教卡塔尔成年国家队,并率队获得2019年亚洲杯冠军。

虽然出身巴萨青训体系,桑切斯并不要求卡塔尔队贯彻传控战术,半岛军团在2019年亚洲杯的控球率不到50%,甚至排不进所有球队的前十,却轰入19个进球,堪称效率至上。而桑切斯的底气来源于球队的主力前锋——阿尔莫伊兹-阿里和阿克拉姆-阿菲夫,两人分别是卡塔尔国家队队史第二和第三射手。

桑切斯执教期间,卡塔尔队的主要阵型是532,在后场堆积防守人数的基础上进行反击,在即将到来的世界杯上,半岛军团极有可能会立足现实继续采取密集防守。而在2019年亚洲杯中,卡塔尔队也曾采用过更加偏向进攻的4231阵型,并取得不错的效果。2021年底的阿拉伯杯,桑切斯就在不同局面下灵活切换两种阵型。

在532阵型的体系下,卡塔尔队三名中场会采取倒三角的站位,防守中场卡里姆-布迪亚夫居中拖后,两侧中场和两个边翼卫则会压上进攻,尤其是霍曼-艾哈迈德,对球队的左路进攻尤其关键。而在4231阵型之中,阿菲夫和阿里分居两翼,阿卜杜勒阿齐兹-哈特姆坐镇前腰,以加强全队的进攻兵力。

目前卡塔尔队大部分球员都效力于本国联赛或者西亚联赛,其中来自卡塔尔萨德俱乐部的球员就占到半数,为杜海勒征战的球员约占三分之一。缺少欧洲顶级联赛经验是卡塔尔球员的短板,但长期在同一家俱乐部踢球的卡塔尔国脚们无需为默契度担忧。

后卫:霍曼-艾哈迈德、阿卜杜勒卡里姆-哈桑、布阿莱姆-胡赫、巴萨姆-拉维、佩德罗-米格尔

作为中东地区的地理小国,卡塔尔国土面积刚刚1万余平方公里,是沙拉阿拉伯半岛中的“微型半岛”国家,面积不如我国首都北京大,其人口也只有300余万。而在卡塔尔的人口构成中,真正土生土长的卡塔尔公民只有约10%,想在如此小的人口基数上发展足球,目光不仅要聚焦本土才俊,还要对海外人口下功夫。

卡塔尔是一个石油国家,最不缺的就是钱,于是在本世纪初,王室为了发展足球而成立阿斯拜尔体育学院,目的就是挖掘卡塔尔之外的足球苗子——通俗地说,就是进行归化。而卡塔尔足球的归化与国足有所不同,他们寻找的大多是亚非拉球员,归化之后全程在卡塔尔国内培养,因此这些球员都有着极大的国家认同感。

截至目前,“阿斯拜尔计划”相关工作已经投入超过300亿美元,起到的效果也是显而易见,分别来自苏丹和坦桑尼亚的阿里和阿菲夫,如今就是卡塔尔队的锋线主力。现在的半岛军团阵中,有三分之二的球员都来自阿斯拜尔足球学院,他们是国家队的中流砥柱,并在2019年亚洲杯上创造历史。

在2019年亚洲杯上闪耀的锋线双子星无疑仍会是卡塔尔队的关键所在。三年前的亚洲杯,阿里6场9球夺得金靴,阿菲夫则以10次助攻加冕助攻王,前者是一名能力全面的强力中锋,有着出色的爆发力和终结能力,代表卡塔尔队出场76次打进39球;后者则是球队中脚下技术最出众的球员。这对双前锋搭档承包了半岛军团的大部分进球。

中场方面,布迪亚夫在后腰位置充当防守屏障的作用,是卡塔尔队工兵型中场的代表人物,而身披10号战袍的海多斯是球队绝对意义上的“中场发动机”,他的组织和串联作用极其关键,并且经验丰富,18岁时便首次入选国家队,是卡塔尔队史出场纪录的保持者。就在9月底对阵智利的比赛中,海多斯还轰出一记技惊四座的世界波。

后防线上,左中卫哈桑是卡塔尔队后场最高的球员,他是2018年的亚洲足球先生,体格强健且有着出色的传接球技术,是后场的重要防空点和出球点。左后卫出身的哈桑还具备一定的插上能力,不过考虑到卡塔尔队在群雄林立的世界杯中实力处于劣势,哈桑大概率会坚守中后卫位置。

综合球队实力出发,卡塔尔队能在世界杯上取得怎样的成绩,锋线双子星的效率最为关键,世界杯不比亚洲杯,首次参赛的东道主势必会遭遇巨大的挑战。

虽然贵为新科亚洲杯冠军,但这确乎是卡塔尔队史首次参加世界杯。卡塔尔1971年独立,1977年首次参加世预赛,历史上多次无限接近世界杯,却最终功败垂成。

1994年和1998年世预赛,卡塔尔队都在最后一轮不敌沙特无缘出线年世预赛则成为国足入围世界杯的背景板,在五里河之战中0比3不敌中国队。2004年,阿斯拜尔足球学校成立,卡塔尔足球开始步入稳定的上升轨道,2010年和2014年世预赛都进入10强赛,2018年世预赛也进入了12强赛。

在亚洲层面,卡塔尔队直到2004年才首次参加亚洲杯,至今总共5次参赛。2019年亚洲杯,卡塔尔队先后淘汰伊拉克、韩国和阿联酋晋级决赛,最终爆冷以3比1击败日本队,创造球队历史。除此之外,卡塔尔国奥队还在2006年本土进行的多哈亚运会上夺得男足金牌。

历史上的世界杯东道主,大多能够借助主场之利取得不错战绩,在过去的21届世界杯中,共计有18个东道主晋级八强,其中13个进入四强, 8个进入最终的决赛,并有6个最终夺冠。2010年的南非队是相对较弱的东道主,最终小组出局,但也击败了实力强大的法国队,诸如美国和日本等非足球强国,亦靠着东道主之利晋级过淘汰赛。

足球是和平年代的战争,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作为东道主有着地利,但终究还是要靠实力说话。卡塔尔被称作“史上最弱东道主”并非没有依据,德国转会市场网在9月曾统计世界杯32强的身价,卡塔尔队总身价只有1500万欧元,在所有球队中排名倒数第一。

大多数球员效力本国联赛,有利于卡塔尔队的战术磨合,但缺少有着五大联赛经验的顶级球员,又是半岛军团的最大短板。何况,这样一支在亚洲层面都算不上最顶级的球队,还进入了一个“糟糕的小组”——同组的荷兰作为传统豪门实力强大,塞内加尔刚刚赢得非洲杯冠军,也是兵强马壮,厄瓜多尔则来自“无弱旅”的南美洲,实力均强于卡塔尔。

参照历史战绩,卡塔尔面对欧洲球队时胜少负多,对垒美洲球队也不占优势,过往两年的练兵成绩也证明了这一点。因此,纵使是夺得2019年亚洲杯的“归化翘楚”,有着主场之利的卡塔尔队想要赢下一场胜利也并不容易。“进一球,拿一分,赢一场”是卡塔尔队现实的目标,如果能够小组出线,那必定称得上是一次不大不小的“奇迹”了。

不过,2006年多哈亚运会,卡塔尔国奥曾依靠着主场优势取得突破,这次又是在本土迎来队史的首次世界杯,半岛军团能够制造惊喜吗?

门将:萨德-谢布(32岁/阿尔萨德)、马沙尔-巴尔沙姆(24岁/阿尔萨德)、尤瑟夫-哈桑(26岁/加拉法)

后卫:佩德罗-米格尔(32岁/阿尔萨德)、穆萨布-哈伊迪(29岁/阿尔萨德)、塔里克-萨勒曼(24岁/阿尔萨德)、巴萨姆-拉维(24岁/杜海勒)、布阿莱姆-胡赫(32岁/阿尔萨德)、阿卜杜勒卡里姆-哈桑(29岁/阿尔萨德)、霍曼-艾哈迈德(23岁/加拉法)、贾西姆-加伯(20岁/阿尔阿拉比)

中场:阿里-阿萨德(29岁/阿尔萨德)、阿西姆-马迪博(26岁/杜海勒)、-瓦德(23岁/阿尔萨德)、萨利姆-哈伊里(26岁/阿尔萨德)、穆斯塔法-塔雷克(21岁/阿尔萨德)、卡里姆-布迪亚夫(32岁/杜海勒)、阿卜杜勒阿齐兹-哈特姆(32岁/阿尔赖扬)、伊斯梅尔-(32岁/杜海勒)

前锋:纳伊夫-哈德拉米(21岁/阿尔赖扬)、艾哈迈德-阿拉尔丁(29岁/加拉法)、哈桑-海多斯(31岁/阿尔萨德)、哈利德-穆尼尔(24岁/瓦克拉)、阿克拉姆-阿菲夫(25岁/阿尔萨德)、阿尔莫伊兹-阿里(26岁/杜海勒)、-蒙塔里(28岁/杜海勒)

“看球经济”逐步升温餐饮消费或迎小高峰

四年一度的足球世界杯马上就要开幕了,每届世界杯不仅是一场足球的盛宴,同时也是餐饮行业的盛宴,其中啤酒与足球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与夏日炎炎举办历届世界杯不同,今年的世界杯在卡塔尔举行,是历史上第一次在北半球的冬天举行的世界杯,这届不一样的世界杯会与啤酒消费市场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

据以往经验,过往很多届世界杯都是啤酒消费的重要节点。据艾瑞咨询调研显示,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期间,我国有45%以上的球迷增加了啤酒饮料、零食、外卖的消费。京东与美团联合发布数据显示,周末晚间前往酒吧、KTV等娱乐场所的订单量较平日上涨14%,酒吧订单量较平日上涨15%。京东平台啤酒订单环比增加60%;仅世界杯揭幕战当晚,美团外卖啤酒销量超28万瓶。

而在本届世界杯开幕前,很多餐饮商家已经开始为即将到来的消费场景做足了准备。有媒体报道,在一家餐饮门店,世界杯赛事时间表、吉祥物、大力神杯等世界杯元素随处可见。工作人员也已经调试好新安装的巨幕投影仪,环绕在周围的还有12块电视屏幕,在餐厅可以全方位地观看比赛。

据了解,本届世界杯的比赛时间,主要集中在晚上六点到凌晨三点,餐饮企业纷纷推出了相应的世界杯主题晚餐和宵夜套餐,并增加了食材的储备量。

数据显示,11月6日—14日,全国推出世界杯相关主题套餐的餐饮门店数,环比前一周增长超82%,销量环比增长68%,其中以烧烤、火锅为主。杭州、深圳、苏州、广州、北京、上海、武汉等地,都是热门消费城市。

而对于啤酒厂商来说,世界杯也是四年一次的重要节点。在这一次足球狂欢季上,青岛啤酒1903炫彩加油罐、青岛啤酒纯生球迷狂欢罐将亮相。其中青岛啤酒1903炫彩加油罐的罐身采用不同战队的缤纷色彩,并印上了当地国家语言“加油”的字样,让球迷可以借助罐身表达自己的热爱。

在线下,青岛啤酒将在全国举办超过200场的青岛啤酒“观赛派对”,覆盖北京、广州、深圳、上海、厦门、武汉、济南、长沙等四十多座城市的TSINGTAO 1903酒吧、球迷餐厅等,通过场景化塑造,让球迷置身于热闹之中,足球啤酒球友相伴,感受不一样的看球乐趣。

在线上,疯狂足球季期间,青岛啤酒“为热爱举杯,28天足球狂欢季”球迷欢聚会小程序挑战也将伴随整个赛程,从11月20日起,即可玩转28天各式“上头“挑战。

伴随着将近一个月的世界杯赛事,餐饮行业预计将迎来一波小高峰,同时啤酒行业的销量有望在传统的淡季中迎来一波逆势上涨。

四年一度的足球世界杯马上就要开幕了,每届世界杯不仅是一场足球的盛宴,同时也是餐饮行业的盛宴,其中啤酒与足球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与夏日炎炎举办历届世界杯不同,今年的世界杯在卡塔尔举行,是历史上第一次在北半球的冬天举行的世界杯,这届不一样的世界杯会与啤酒消费市场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 据以往经验,过往很多届世界杯都是啤酒消费的重要节点。…

人民网北京11月18日电(记者王连香)今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2022年10月乘用车产销情况简析。数据显示,2022年10月,乘用车共销售223.1万辆,同比增长10.7%;1至10月,乘用车共销售1921.8万辆,同比增长13.7%。…

国际足联突然调整世界杯场馆禁酒规定 赞助商抱怨后迅速删除

北京时间周五晚间,就在2022卡塔尔世界杯开幕前两天,国际足联(FIFA)突然在官网发布声明,宣布对酒精销售的安排进行调整,即世界杯场馆外围将不会提供含有酒精的饮品。

FIFA表示,这一决定是该组织与主办国展开协商后的调整,在声明中也感谢了品牌赞助商百威的“理解和持续支持”。作为世界杯官方啤酒赞助商和特许供应商,在每个世界杯周期里百威大致会掏出7500万美元的赞助费。

当然,FIFA的赞助商更大程度上是“被迫理解”。据《天空新闻》援引百威公司报道,公司在11月12日接到通知,并正在与国际足联合作将球场外的特许经营店搬到指定位置。百威的官方推特也在消息官宣后发声称“嗯...这事儿太奇怪了...”,不过很快就删除了这条言论。

从十年前卡塔尔成功申办世界杯开始,有关禁酒的讨论就没有停过。虽然卡塔尔并不彻底禁酒,但由于宗教习俗的原因,大多数情况下只有高端国际酒店的餐厅和酒吧才会向外国人提供啤酒和蒸馏酒。同时由于高额的税率,也使得卡塔尔成为全球啤酒卖得最贵的区域之一。

据足球媒体Goal报道,在卡塔尔的特许经营场所中,一杯500毫升的百威啤酒定价高达11.6英镑(约合14美元),旅馆中其他的酒水价格大致也在10-15英镑之间。同时官方球迷活动区域中,只有在晚上18点30分以后才会在特定区域提供酒水。

根据卡塔尔法律,当街饮酒或者醉酒是犯罪行为,可以判处拘役或罚款。主办方也宣布,醉酒的球迷会被带到特定的区域进行醒酒,确保他们安全的同时,也避免他们对其他人造成伤害。

对于临时修改场馆的饮酒政策,知情人士表示相关讨论已经进行很长一段时间。整体的考量是体育场应当为所有的球迷服务。对于许多中东、东南亚的球迷来说,现场出现酒精可能会给他们带来不悦的体验。球迷活动区可以划分酒精区和非酒精区域,但比赛场馆显然无法这么做。

FIFA在声明中表示,虽然含酒精的饮料不能买,但百威Bud Zero零酒精啤酒依然能够在世界杯场馆外售卖。某种程度上,这也有利于推广公司的重要战略发展方向。早在卡塔尔世界杯之前,百威早已把零酒精产品作为中东主办国的推广重点。

作为全球消费趋势的一环,百威已经制定目标,到2025年低度数和零酒精啤酒的销售额将占到啤酒类目的20%,在今年初这个比例仅为6.63%。

在此前的采访中,百威的首席市场官Marcel Marcondes曾表示,考虑到将会有数亿人观看世界杯,肯定会有非常多的尝试机会。

除了零酒精啤酒以外,另一家世界杯赞助商可口可乐的产品也会在场馆中售卖,供球迷们解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