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世界杯是什么时候

这届世界杯冠军是谁?答案就在义乌?!

当地人说“立冬晴,一冬凌”,意思是立冬当天如果天晴,预示这个冬天会很冷。然而,对吴晓明来说,这个冬天注定不会寒冷。

在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前夕,吴晓明工厂出口的纪念品足球已经达到100万个。按他的话说,世界杯年为义乌商户带来的订单收益,“基本一年能顶两年。”

一组数据也许能够说明问题。据义乌体育用品协会估算,在整个世界杯周边商品市场份额中,义乌制造占到约70%。

在义乌标志性的国际商贸城,印有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标识的足球、球衣、喇叭等小商品,每天都在悄无声息地发往全球各地。

对吴晓明来说,产品大卖固然值得欣喜,但他的梦想,是有朝一日,自己生产的足球,能出现在世界杯的赛场上。

在接到卡塔尔世界杯官方授权纪念品足球订单的那一刻,幸福和烦恼几乎同时降临在吴君勇身上。

但让人发愁的是,受疫情影响,加上熟手工人短缺,如何保证订单按时交付,成了他不得不面对的烦恼。

从今年3月开始,吴君勇的工厂早上7点就开工,他和妻子也到车间帮手,厂内除了周日晚上不加班,平常都要加班到晚上9点之后。

吴君勇是老板,要安排车间生产排单,出差采购材料,还要随时对接客户,用他自己的话说,忙起来恨不得有三头六臂,一人干两个人的活。

“如今生产足球,都是流水线作业。”吴君勇说,足球生产虽不是尖端工艺,可也需经过十多道工序。他做足球销售9年,开厂当老板2年多,至今许多工序他也不熟练。足球由外壳和内胆组成,足球外壳皮革需经裁剪、印色、机械缝制等工序,再套上内胆,直至人工缝合最后一道边。

吴君勇说,最后一道工序需要手工缝11针,新手从学会手工缝制,到能够稳定生产,大约需要培训6个月。

在创办自己的工厂前,吴君勇在义乌做了近10年的体育用品经销商,做销售期间,国内足球产能已经很高,但他还是时常碰到拿不到货的情况。南非世界杯期间,“呜呜祖拉”热销,他为了找货,还曾跑到永康市,吃了不少到处找货的苦,吴君勇决定自己开厂。

2020年着手建厂,从砌墙、涂漆、吊顶等环节吴君勇都亲自上阵,还拍摄视频记录在网上。也正是因为这些类似于“纪录片”一样的视频,让吴君勇得到了“官方”的青睐。至此,他和卡塔尔世界杯真正开始有了联系。

10月下旬的一天,1.2万个足球,从吴君勇的工厂出发,被运往卡塔尔。至此,已经有近70万个足球“漂洋过海”,带着吴君勇的足球梦“漂洋过海”。

日韩世界杯的五彩假发、南非世界杯的“呜呜祖拉”、俄罗斯世界杯的奖杯……几乎每一届世界杯,都会出现至少一个爆红单品。

在世界杯年,做球衣的温从见,早早在脑海里有了打算:设计自己的原创球衣,引领潮流。

温从见喜欢足球,许多球队球衣的款式、各种设计元素,他早已刻在脑海中。比如澳大利亚的袋鼠,加拿大的枫叶,他一直在思索,如何将这些元素,融合创新设计到他的原创球衣中。

今年3月,温从见开始设计球衣。他将脑海中形成的设计方案,通过手绘画出大致图案,再和印花厂反复沟通中,确定最终设计方案。

为达到满意的效果,温从见对设计稿往往会进行多次修改,哪怕是很小的细节。比如巴西队的球衣,起初使用了知名球星内马尔“10号”的元素,后来改用了其它样式,颜色也变过几次。

设计完成后,温从见给32支世界杯参赛球队中的10支热门球队做了订制版样,客户们看了之后反响很好,有客户当即表示要订4万件货。这令他很惊喜,接着完成了所有32支球队球衣的设计。

在他看来,自己设计的球衣能跟正规的比赛服区别开来,球迷们能一眼看出是什么队的球衣,但是图案和花纹又跟正规比赛服装完全不一样。

温从见认为,世界杯比赛对于球衣等商品的超高需求,会很大程度上刺激公司业务的增长速度,世界杯比赛后公司也会增加很多新客户。

从4月开始,温从见的公司就陆续接到了来自全球外贸商的球衣订单,“去年全年只有100多万件球衣订单,今年三四个月就做了200多万件,光是5月到8月,就比去年同期差不多增加了3到4倍。”

温从见说,目前公司的外贸订单已近尾声,还有少数外贸的补单正在加紧生产。他留了30万件球衣,准备迎接即将开启的世界杯国内市场,“国内的单子一般在世界杯开赛前10天左右。”

从业以来,最让温从见高兴的一件事,并不只是订单的逐年增加。而是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期间,他意外在电视上看到球迷身穿自己公司制造的球服,为球队助威。

“那一刻真的很激动。”温从见说,期待今年在赛事直播画面中看到自己公司原创球衣的身影。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还未正式到来,今年吴晓明工厂出口的足球已达到100万个,价值大约2000万元。按他的经验,世界杯举办年为义乌商户带来的订单收益,“基本一年能顶两年。”

进入体育用品行业多年,吴晓明早就嗅到了世界杯的商机。2014年巴西世界杯,吴晓明卖出150多万个足球。此后,每届世界杯开赛前一年,他都会安排人手准备足球生产。

吴晓明不是球迷,却和足球结缘27年。从销售代理做起,再到开工厂生产足球,先后经历了6届世界杯,生意也越做越大。

一个足球,吴晓明拿在手里,闭着眼也知道所用材料、球体弹性、圆整度等参数。2000年,他创建了自己的足球品牌,对足球生产工艺早已烂熟于心。自2012年开始,他便和一位西班牙客商合作,至今已有10年,如今西班牙马德里当地社区赛事所用足球都是由吴晓明提供的。

今年7月,吴晓明接到一个订单,对方要求生产10万个印有32强国旗的纪念足球,这是一个获得卡塔尔世界杯官方授权的客户,但工期很紧,只有50天。

吴晓明说,在他的经商理念中,一切为客商服务,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满足客户需求。而义乌也从不失信,往往国外客商遇到有紧急订单,都会第一时间想到义乌,因为没有义乌做不到的,只有顾客想不到的。

据说,义乌售卖的小商品数量可以预测美国下一任总统、世界杯最有胜算的球队……这些传闻也时常出现在义乌人的谈资中。

在义乌奖杯制造商姚远(化名)看来,客户没下订单之前,工厂不会贸然提前大量生产某个国家球队的商品,当然在赛事后半程,工厂可以根据各个国家球队应援道具的订单数量情况,来预测世界杯的最终归属。

姚远回忆,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义乌市场中特朗普应援道具订单量较大,义乌商人“成功”预测到特朗普将赢得总统大选。但成功预测世界杯冠军球队的案例,还没发生过。不过有消息称,从目前的销售量来看,英格兰、巴西以及阿根廷很可能是今年的夺冠大热门。

在义乌市奇奇文化用品店里,此次世界杯参赛32支球队组成的串旗,以及颜色各异的世界各国国旗被高高挂起,看上去十分醒目。

“世界杯的订单都在8月底出完了。”何晋奇说,今年为世界杯生产的产品包括手摇旗、串旗、车旗、旗帜披风等。

世界杯32强名单确定后,陆续有客户前来询价、下单,原本8月初就可以处理完全部订单,由于义乌曾在8月受疫情影响,物流直到8月22日前后才恢复。到了8月底,世界杯的全部订单都处理完毕。

何晋奇是2014年入行的,当时恰逢2014巴西世界杯,热度非常高。据他估算,今年世界杯的订单量不如前两届,不过相比前两年还是要好很多。

“比去年同期多了一两成。”今年他增加了不少新客户,基本都是卡塔尔当地对旗帜有需求的商人,前来找他定制。销量最大的单品是32支球队队旗组成的串旗,这类旗帜在各种装饰场合用得比较多。

在义乌街头,有地道的中东餐厅,还有东南亚菜,路边咖啡店里随处可见中东人手持长烟斗喝咖啡,街上碰到非洲小哥用流利的中文喊着“老张老王”也非怪事。

义乌标志性的国际商贸城,不少出口海外的业务在这里催生。商贸城共分为五个区,外加一个服装市场,共有6栋楼,在地图上像个写反的“7”字。义乌出租车司机说,如果在每个商铺停留1分钟,那么逛完整个商贸城需要3个月。

义务人的商业基因,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雷被激活的。即便是当地的出租车司机,也开过外贸公司,有的卖过水晶,有的做过服装。谈起国际局势,大多能滔滔不绝。不少商户说,受世界杯订单驱动,今年产品销量相比往年增长不少。

有商家称增长量10%至20%,更有商家称增长量达到了50%,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据义乌海关统计,今年前8个月,义乌出口体育用品38.2亿元,出口玩具96.6亿元。对巴西出口75.8亿元,增长56.7%;对阿根廷出口13.9亿元,增长67.2%;对西班牙42.9亿元,增长95.8%。

义乌制造“踢进”世界杯、走向全世界,不仅源于产品的优质,也有强大的物流运输加持。据媒体消息,9月中旬,义乌开通了“世界杯专线”物流,经由这条海运线路,义乌制造的足球、球衣等“球迷产品”经由宁波港和上海港出发,20到25天就能直达卡塔尔哈马德港。

在义乌从事物流生意的戴铄(化名)介绍,顾客的货品如果从上海港直线发往卡塔尔,几天即可到达,但货轮往往会在其它港口补货停留,一般到卡塔尔需要20多天。

义乌一家国际货运代理企业的负责人说,公司的国际发货业务集中在中东地区,每个月要出七八百个货柜,由于近期海运费价格下降,为了赶上世界杯最后发货期的客人变多了,对出口利好较为明显。据其介绍,公司9月的货量,相比前一个月增加了30%左右。

菜鸟国际供应链运输团队高级物流专家胡斐介绍,这条海运专线助力国际商贸城的商户,在世界杯开赛前把货运到卡塔尔乃至世界各地的球迷手中。

胡斐称,菜鸟在短时间内整合了不同的运力资源,为义乌商家开通了舱位预定“绿色通道”,只要提前10天左右预定,就可以保舱保柜,无甩柜风险。同时,世界杯相关货物还可以享受专属特别优惠,为义乌中小商家降低物流成本。

吴晓明的父亲,曾是义乌最早从事“鸡毛换糖”的小商贩,也被称为“货郎”。吴晓明至今记得,父亲挑着扁担,拿着拨浪鼓,走街串巷的情形,扁担两头挂着箩筐,箩筐上有玻璃小格子,里面放了红糖,用红糖交换鸡毛。

“那时候,个体小商贩被认为是‘投机倒把’,出门在外会被小孩丢石子,经常东躲西藏,像打游击一样。”吴晓明说,但没办法,义乌号称七山二水一分田,人多地少,生产队批了条子,“货郎”们给生产队交钱,换回的鸡毛,公鸡尾巴上的毛用作鸡毛掸子原材料,品质差的鸡毛,就上交生产队作为肥料。

吴晓明回忆,父亲从事“鸡毛换糖”期间,有好几年过年也不在家,后来父亲箩筐中除了红糖、生姜糖,还多了针头线脑、纽扣、肥皂等小商品,小商品除了换鸡毛,也有人出钱购买。

后来,义乌很多成功的商业人士,当年正是靠“鸡毛换糖”起家。吴晓明没从父亲手中接过扁担,但继承了父亲敢为人先的开拓精神。1995年,21岁的吴晓明在义乌小商品城租下一平方米的摊位,销售文具盒,正式开始了经商生涯。

而此时的义乌小商品城,已从最初的露天马路摊位、到大棚覆盖的室内市场、再到“划行规市”对各类产品按种类划定区域分类经营的第四代小商品城。

1998年,在市场上摸爬滚打三年的吴晓明,租下36平方米的门面,开始代理上海某足球厂家的足球,摊位大了,产品陈列也好看了,生意自然也更好了。

1998年到2000年期间,随着义乌市场的逐步扩大,当时流行“前摊后厂”,市场中摊位作为销售窗口,政府鼓励后方商户自己建工厂、建工业园,自主生产自产自销。在2000年,吴晓明注册了自己的足球品牌,开工厂一直在计划中,直到2006年,产品渠道通畅后,厂房也建了起来。

有了厂房后,吴晓明的足球行业版图有了大发展,2015年公司引进了最新的生产工艺,2021年公司是浙江制造《成人竞赛用球》标准主要起草单位,2022年其公司生产的足球,作为第十七届省运会足球比赛训练及比赛用球。

吴晓明说,他的企业成长之路,和义乌国际商贸城的发展同频共振。如今的义乌国际商贸城即将建到第六代,增加数字展区,而他的企业发展之路,也不光会立足销量,更要形成品牌。

这将是“最受伤的一届世界杯”?或许你的感觉是错的

世界杯越来越近了,也有越来越多的球员在这个关键时刻遭遇伤病困扰。正因如此,越来越多的报道强调卡塔尔将迎来“最受伤的一届世界杯”,但情况真是如此吗?The Athletic作者Jacob Whitehead通过横向对往届世界杯,发现情况并非如此。

球员们花费了数年的时间来准备,但这个时间点遭受伤病,真的很有可能打乱所有计划,让他们在“临门一脚打偏”,无缘这个冬天在卡塔尔举行的世界杯。

这样的痛苦到底有多强烈?我们可以问问马内和本-奇尔维尔,他们都因为在最近遭遇伤病困扰,而失去了出战卡塔尔世界杯的希望。

虽然这次在卡塔尔进行的世界杯,还有很多其他方面存在争议,但本文将回归足球本身,来探讨一个讨论很久的话题:在冬季举办世界杯真的合适吗?这是否意味着有更多球员可能错过这四年一次的足坛盛宴?

从最近一段时间的各种球员伤病报道来看,我们有理由相信,为冬季世界杯让道而导致缩短的季前训练,密集的联赛赛程,都让球员们更容易受伤。

莱斯特城主帅罗杰斯在上周四就谈论了这一话题,在谈及自己此前帐下球员本-奇尔维尔的伤势。他说:“对于(一些)球员而言,这可能是他们唯一一次参加世界杯的机会。球员们会(为俱乐部)尽最大努力,但毫无疑问,他们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踢世界杯的),但一次受伤就断送了他们参加世界杯的机会。”

“你可能会说,放到夏天搞世界杯,情况或许也一样,但那会儿你有缓冲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所有人都认为这次冬天搞世界杯,并不明智。”

但平心而论,罗杰斯这样的言论,也可能是基于眼前状况的看法。在夏天举办世界杯,同样也有一些球员因伤缺战,最终留下遗憾。比如2010年之时,洪都拉斯中场胡利奥-塞萨尔-莱昂就因为受伤而缺席,错过了在南非展现自己才华的机会。

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TA记者就整理了诸多档案,并与体育科学家进行了交谈,相信分析了本届世界杯开赛之前球员伤病情况,并与过往世界杯之前的伤病情况进行了对比。

还有差不多10天时间,卡塔尔世界杯就将开赛。目前TA记者已经追踪了13支夺冠热门球队,并深入了解他们阵中42名球员的受伤情况。

在这42名球员的伤病问题中,绝大多数(88.1%)都是肌肉和软组织问题。其中还有9人腿筋受伤,8人膝盖受伤。

三狮军团的防线在这次“伤病危机”中损失惨重,里斯-詹姆斯(膝盖受伤)、凯尔-沃克(腹股沟受伤)和本-奇尔维尔(腿筋受伤),基本都无缘本届世界杯。防守型中场卡尔文-菲利普斯则是自就九月中旬以来,一直因肩伤缺战。

法国是另一支在这次“伤病危机”中遭遇困境的球队——尽管他们的阵容深度确实很不错。2018年世界杯决赛中搭档首发的坎特和博格巴,将分别因为腿筋和膝盖伤病问题,无缘出战卡塔尔。

阿根廷攻击手迪马利亚、迪巴拉也都有伤。利物浦从尤文图斯租借的巴西中场阿图尔也因伤无缘(巴西国家队大名单已经确定)。

上周四,德国前锋维尔纳在莱比锡对阵顿涅茨克矿工的欧冠比赛中脚踝韧带撕裂。此外,弗里克的球队还在急切等待一些伤员最终确认自己的伤情:科特查普(肩伤)、萨内(大腿受伤)、诺伊豪斯(膝盖受伤)和达胡德(肩伤)。

其他肯定会错过本届世界杯的球员,还有葡萄牙前锋若塔、佩德罗-内托,以及前荷兰队长维纳尔杜姆,他在8月遭遇到了腿伤。

这是一个核心问题,也是此前人们在争论卡塔尔是否举办世界杯之时,几乎没有考虑到的一个问题。

卡塔尔世界杯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尝试,它在冬天举行,没有任何一届世界杯的准备工作比这更短——尽管1930年首届世界杯之时,球队为前往乌拉圭,不得不经历差不多三周的颠簸旅行。

为了搞清楚卡塔尔世界杯在冬季举办,是否真的导致更多的球员受伤,TA记者得到了Premier injury创始人Ben Dinnery的支持,统计了近十年英超的伤病情况。通过这一数据库,我们可以估算出赛季结束之时(即在夏天举办世界杯之前)受伤球员的数量,并将其与目前因伤缺阵的球员数量进行比较(即卡塔尔世界杯之前)。由于夏季世界杯前的恢复期较长,数据过滤了恢复时间为一周或者更短的小伤病情况。

因此,我们得到了一些有趣的结果——尽管没有具体的答案。截止上周末(11月6日),英超有39名球员因伤缺阵一周或者更长时间。

看看此前五个赛季到赛季末的伤病情况(排除了受新冠疫情影响的2019/2020赛季),这个数据处于中间位置。2018年世界杯之前,有35名英超球员可能无缘世界杯(假设他们所在国家均获得世界杯决赛圈参赛资格),而2018/2019赛季、2020/2021赛季和2021/2022赛季分别有36人、45人和40人受伤。Ben Dinnery认为,2020/2021赛季的受伤人数之所以更高,与英超联赛重启后,季前训练时间过短也有关。

根据这份数据,球员在卡塔尔世界杯前受伤的可能性并不比以往夏季世界杯前受伤概率更高。但今年11月英超赛程特别紧密,特别消耗球员的精力,在世界杯开赛之前,英超球队有15场比赛要踢,比上赛季多了4场。且在本赛季头10周时间里,记录在册的肌肉和软组织受伤有101例,而此前4个赛季这类伤病的平均受伤记录为109.75例。除去2020/2021赛季受新冠疫情影响外,这一平均数字为99.33例,几乎与本赛季相同。

从案例分析方面,也有类似的研究结果。例如英格兰通常会在11月进行包括欧国联、世界杯预选赛和其他友谊赛。到目前为止,有四名球员确定无缘卡塔尔世界杯(里斯-詹姆斯、本-奇尔维尔、沃克-彼得斯和史密斯-罗),而另外两名球员(凯尔-沃克、卡尔文-菲利普斯)出战存疑。上赛季,三狮军团在对阵圣马力诺的世界杯预选赛之前,也有七名球员因伤缺阵。

鉴于赛程如此紧凑,按照常理来说,我们可能会认为11月有更多球员处于“受伤边缘”——而非赛季末。但同样,球员在赛季结束之时,他们会更加疲惫——那么,从科学的角度来看,答案到底是什么?

此前为曼联工作近10年的体育科学家Robin Thorpe,曾在2018年世界杯之前为墨西哥国家队提供过帮助。他认为,目前还没有数据表明,在冬季世界杯期间,球员更容易受伤。

他解释道:“前一个月左右发生的每一个问题都被强调。在我们有数据显示冬季世界杯期间受伤人数增加之前,我甚至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谬论。导致球员受伤的因素有很多,这很难控制,甚至很难预测。”

“我认为我们在世界杯之后会知道一些事情,但我们不确定关于世界杯的伤病传闻是否属实。因为之前的说法是,夏季世界杯会让球员更加疲惫,球员们参加了10个月的联赛,还要再踢世界杯。”

“我们现在处于一个过渡期。10年前,球员们的休赛期更长,而现在这一事件越来越短,尤其是对于国家队球员而言。有些球员12个月都要踢球。甚至就我个人感觉而言,11月踢世界杯,球员们可能会更加精神。”

曾服务于米德尔斯堡、西布朗和诺丁汉森林等球队,目前服务于欧足联的体育科学家Chris Barnes也强调了这一问题的复杂性。他承认:“在联赛中期举办世界杯,这确实前所未有。这段时间通常是伤病高发期。我们确实会发现,球员软组织伤病问题出现轻微增加。”

Robin Thorpe也认同这一观点,并表示在11月期间,某些类型的伤病确实会出现增加。

Chris Barnes继续补充道:“世界杯前只有一周的备战时间,这确实很有趣。虽然这段时间里球员会试图调整自己的生物钟,克服旅行带来的压力,但绝大多数球员都才踢了3个月的球,所以应该还是活力满满。”

“由于备战时间很多,很多球队在进入赛区后,主教练首要目标都是进行战术准备。从历史角度来看,在一些教练眼中,四五周的世界杯备战时间可以被视为联赛结束之后,一次小型的季前训练。”

“这样的情况将不会出现在卡塔尔,我们不会在备战阶段看到球员受伤,除非球员真的很不走运。”

Robin Thorpe更喜欢从比赛的先后顺序上来考虑受伤的风险,而不是更简单的谈论一年中某个时间段的问题。

“几年前,当时我还在曼联,总有关于圣诞赛程加剧球员受伤风险的讨论,也有很多人说英超应该引入冬歇。实际上我们一开始就进行了深入分析。这并不是关于比赛数量的问题,而是关于圣诞期间这些比赛的顺序问题。”

“如果没有对顺序进行仔细分析,你将很难真正接受冬季世界杯和夏季世界杯的争论。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从世界杯到俱乐部联赛的过渡,将是一个关键环节。这才是专家和媒体应该关注的。他们不应该只关注比赛的前期准备。”

尽管不同球队对于“受伤风险区(红区)”的确切定义不同,但它实际上是各球队管理球员健康和康复指标中的一个重要数据。该指标可以判断球员是否达到最佳状态,是否存在伤病风险。

例如,利物浦会将球员划分到“红区”、“绿区”、“白区”三个区间,让工作人员分析他们的心率、身体反应与预先测定的基线之间的差异。为了能更详细了解球员的身体状况,他们会定期检查球员的跑动能力、跳跃能力、等距力量,甚至还会化验他们的唾液。

整个英超联赛中,出场时间最多的10名球员中,有9名球员很可能参加卡塔尔世界杯——唯一的例外是萨拉赫。

利物浦的范迪克和热刺的洛里斯,本赛季到目前为止都是全勤,而热刺队长哈里-凯恩只缺战了14分钟。埃里克-戴尔虽然在三狮军团并没有获得主力位置,但在热刺地位稳固,出场时间位居英超外场球员前三——前20名的球员中,6人属于热刺。

在出场时间最多的50名英超球员中,有35人可能出战卡塔尔世界杯,他们将很有可能进入球队的“红区”。

然而,球队也将与国家队合作,以减少球员受伤的风险。Chris Barnes解释道:“如今,球员在训练中的一分一毫都会被绘制成地图,并被监控。”

“不仅仅是训练次数,还有训练强度和节奏。这就是关键所在。最初几天的工作是以一种安全有效的方式将他们带入一个共同的节奏。来自国家队的代表将走访各俱乐部,并与他们密切合作。”

“应对卡塔尔世界杯,可以说是俱乐部准备最充分的一次。他们有更多的数据,更优秀的工作人员。他们拥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韧性、准备更充分的球员。”